产妇3次住院被拒致其产后死亡

2012-04-11 12:16:19出处:其他作者:佚名

我要分享

  孕妇怀孕生孩子本来是非常幸福的事,但是由于医院原因导致生产事故则是最痛苦的了。39岁产妇李学荣住进医院第二天,产子后去世。她的丈夫穆清松起诉大兴区妇幼保健院,称预产期后,医院三次拒诊,索赔113万余元。前天,大兴法院开庭审理,院方当庭未解释未收治产妇的原因。

  医院拒入院产妇死亡

  原告称,去年3月,李学荣在大兴区妇幼保健院建立医疗服务档案,后由被告工作人员签字,预产期为2011年10月21日。但10月21日、25日、28日产妇先后3次申请入院待产,均被告知忙于变更工作场所,未理会原告的要求,导致产妇未得到及时诊断与治疗。2011年10月30日,李学荣产下一名男婴后,出现了生理异常,最终死在了手术台上。

  根据尸检报告,李学荣是自娩产妇,因生产过程中羊水栓塞导致出现DIC和凝血功能障碍。

  李学荣家属认为,医院拒绝住院与李学荣的死亡有必然因果关系,他们向医院索要丧葬费、精神损失费等113万余元。

  院方:未解释为何拒收产妇

  案件前日开庭,被告代理人称对于原告起诉的事实部分没有争议。但法官两次问被告“为何到了预产期没收产妇?”被告方拒绝回答,表示在医疗鉴定会上会提。当法官问,“我只是问原因,不问对错。”被告代理人则表示,自己并不是当事医生,不清楚原因,在医疗鉴定会上会有医生说明情况。

  双方当庭申请进行医疗鉴定,法院将择日再次开庭。

  建档医院难入住自行转院被拒

  死者丈夫称医院拒诊后曾到大兴其他医院,被告知未建档无法接收

  昨天,穆清松介绍了妻子三次申请住院待产的过程,并称他曾自行转院,但因为妻子的档案在大兴区妇幼保健院,对方拒绝。对于穆清松的说法,记者没有得到大兴区妇幼保健院的回应。

  第一次:未找到空的病床

  去年10月20日,离预产期还有一天,晚上,李学荣肚子疼,她告诉丈夫怕是要生。

  第二天一早,穆清松将妻子送到大兴区妇幼保健院。穆清松说大夫检查后开了“入院申请单”,但他未能找到空的病床,未能住院。

  第二次:“医院很多设备搬走了”

  去年10月25日早上6时,妻子疼得睡不着了,上厕所时疼得厉害,她赶紧叫来穆清松说“这回得上医院了,内衣上见红了”。

  穆清松说,到了医院,医生进行了常规的抽血、验尿检查。他发现医院很多设备都搬走了,此次仍未入住成功。

  第三次:其他医院称无档案无法接收

  去年10月28日早上7时,李学荣疼得满头大汗。穆清松再次将妻子送到医院。他找到医生做了胎心检测,他说当时医院空了,未能入住。

  当天上午10时,穆清松从医院出来,拉着妻子直奔县医院挂号,但依然被拒收。他说,县医院的理由是,孕妇的档案不在这里,且已经超出预产期很多天,没办法收治。

  第四次:产下儿子,母亲死亡

  去年10月29日,穆清松带着妻子入院检查并住下了。第二天下午妻子产下一名男婴。他被告知母子平安。但随后又被通知妻子大出血,正在抢救。

  当晚8时,穆清松得知妻子未抢救成功,已经死亡。

  专家说法

  产妇建档后转院有难度

  昨日,宣武医院妇产科主任王凤英表示,产科管理是系统性的,如果在一家医院建档,就要在这家医院正常检查、生产,这样才有利于医院了解产妇情况。但是如果有必要转院,一般是下级医院转到上级,原则上没有平级转院的情况。而且,如果在预产期到了的情况下,病人要转院,很难有医院愿意接受,因为档案不是在该医院做的,医生不了解情况,很难接收。

账户未绑定手机号

绑定 ×
绑定手机 ×